《经理人》:好人生的健康管理“新处方”

2014-06-30 12:59:39 110

提要:2014年1月2日深夜,47岁的中国电影公司小马奔腾的董事长李明,因突发心肌梗塞,不幸溘然长逝。生病,去看医生,这是很多中国人在身体欠安时的习惯做法,但却发现,上医院次数越多,越解决不了健康问题。现在,一家叫“好人生”的整合式健康风险管理公司,也许能给出一个生命健康的真正处方。

视窗:2007年创立,但不急于赚钱,直到2年后才进入市场,好人生公司一直在弄明白公司战略的三大问题:从事什么业务?创造什么价值?竞争对手是谁?

文/沈伟民

 

2014年1月2日深夜,47岁的中国电影公司小马奔腾的董事长李明,因突发心肌梗塞,不幸溘然长逝,这也令小马奔腾IPO之路蒙上了阴影。

近年来,企业家英年早逝日渐增多,好人生国际健康产业集团(以下简称好人生)首席执行官汤子欧,对此感叹不已。在汤子欧看来,心肌梗塞是冠心病的一种危重表现,特别是在发病后的24小时内,死亡率最高,约有1/3至1/2的心肌梗塞患者在住院前死亡,但若及早发现梗塞前先兆症状,并予以处理,至少可避免梗塞发生或使梗塞范围缩小。

“干预”,现在是汤子欧经常提到的词,他希望用好人生的健康风险管理,来帮助大部分患者避免病情突发或把发病范围缩到最小空间。那么,好人生究竟是什么样的公司?它到底用什么“处方”,能解决大众的健康和医疗问题?

做行业资源整合者

根据好人生官网的介绍,公司2007年成立,2年后开始进入市场,客户定位于各大保险公司及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富士康在内的著名企业,目前拥有逾16项知识产权以及包括V 健康汇、员工身心健康风险管理计划(H-EAP)、健康一点通(HOTS)、好人生优选服务供应商平台(V-PPO)等知名品牌。但,为什么公司成立2年后才进入市场?

汤子欧告诉《经理人》,好人生之所以没有在公司创立后急于进入市场,主要原因是想弄清楚公司战略的三大问题:从事什么业务?创造什么价值?竞争对手是谁?

就健康产业而言,主要的链环包括医疗服务、健康风险管理与促进、健康保险等,而从产品形态划分,则涉及药品、医疗器械、保健用品、保健食品、健身产品等多个支撑产业。好人生的切入点是健康风险管理与促进环节。但这一环节继续细分,还有体检、健康咨询、医疗关怀、健康评估、诊断决策等。现在,这些细分环节上的健康公司、机构越来越多,彼此没有信息共享,且多以商业利益为驱动,这就导致所谓的健康风险管理,要么不全,要么就是唯价格论。

举一个例子,假如患者到某体检中心检查,体检中心出于商业角度,考虑的是多卖掉高价的VIP体检卡。然后,这位患者拿着体检报告到医院就诊,医院却并不认可他的体检报告,会继续要求患者再检查一遍。即使,患者再到其他的健康机构就诊,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

创立好人生前,汤子欧曾是上海医保部门的公务员,因看到中国“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长期无法解决,决定切入健康保险领域,试图给公众提供一种早期健康关怀,通过各方努力,汤子欧曾手持油墨未干的保监会“昆仑健康保险”牌照无比激动,但又因受到其他保险公司寿险产品的挤压式低价竞争,迫使他从保险业退出。

汤子欧反思自己创业的初衷:所谓“看病难、看病贵”,实际上从人的健康角度来说,是身体出现重大疾病的时候,把需求全部集中在后端——医疗上,而中国的医疗资源(医疗财政投入、医生、医院)与之不能对位,最终形成了如今的医患问题。

“何不把战略方向调整到关注健康的中前端?”汤子欧决定,把好人生战略定为一个整合式健康风险管理的业务模式。“囊括了整个健康风险管理的事前、事中和事后的干预和解决方案。”汤子欧表示,从整个健康产业来说,好人生扮演的是一个行业枢纽。

根据好人生整合式健康风险管理模式,《经理人》勾勒出好人生的战略构架(见图1),从该图可以发现:

好人生整合式健康风险管理战略架构图

在后端,好人生是把行业中大部分健康机构及医院当作供应商,并从它们中采购服务项目;在中端,是自己的资源,包括基于IT基础、大数据、云管理,并结合医疗决策系统在内的整合健康风险管理技术,以及基于生理和心理结合的健康风险管理的服务项目;在前端,则是包括保险公司、企业等业务对象。

战略架构图还反映了好人生的战略价值。在行业中,好人生不存在与谁竞争,相反还是大部分从业机构、企业的采购商,并通过自己的整合能力,把健康和医疗服务销售给保险公司和企业。《经理人》试图在行业中寻找类似好人生模式的公司,但没有第二家,这也印证了汤子欧的一句话:“好人生模式历史上没有,完全是一个新的产业环节。”

明确战略之后,好人生又将如何保障战略实施和定位?

有所为也有所不为

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就保障战略实施提供的策略有三,分别是成本领先、差异化和专注化;而艾•里斯(AlRies)就定位给出的理论是:在顾客头脑中开发一块空地,扎扎实实地占据下来,作为“根据地”,不被别人抢占。好人生在保障战略实施中,重点选择的是专注化;在定位上,则是重点开发“整合式健康风险管理”的需求。

好人生如何搞专注化?首先,好人生选择“有所不为”。公司从建立第一天起,就决定“三不做”:不做体检、不做导医、不做保健品。汤子欧表示,不做体检是因为这一市场已经过热,而且门槛不高,商业利益驱使下,一定会扭曲体检的本质;不做导医和不做保健品,是因为好人生完全基于患者角度,保持客观中立。

其次,取得竞争性战略资源。好人生提出的整合式健康风险管理战略,不是假大空,背后实际有一个中国乃至全球最顶尖的健康和医疗的知识系统做后盾。据了解,好人生2007年创业时,其知识和大数据来源主要是国际疾病管理协会(IDMA),但真正让好人生在行业内骄傲的是,引入了全球最大也是最顶级的医疗机构——美国梅奥(Mayo Clinic)医疗健康集团的知识以及投资。

梅奥距今历史140多年,拿它和著名的美国霍普金斯医院、斯坦福大学医疗等全球一流医疗机构相比,梅奥是全球医疗机构金字塔排名顶上的明珠。

好人生从梅奥的知识中,汲取的最大价值就是如何科学的做诊断决策。汤子欧解释,西医的精髓是“循证医学”,强调因果逻辑,但大部分中国医院的诊断,却来自医生的个人经验,医生也是人,也有工作疲劳而发生误诊的时刻,但误诊的后果却是患者承担,因此,诊断决策是一个系统科学,它必须“有章可循”和“有法可依”,尽量规避人为决策。“我们引入这个系统后,成就了好人生重要的战略资源。由此,好人生的健康服务成为中国最具竞争力、最有价值的知识科学。”

之于定位,以好人生服务于国内知名的某大型互联网企业为例,看看该公司如何寻找和开发需求空地:比如,该企业一位员工晨跑,当他打开手机上好人生APP时,可以看到周边还有哪些同事在跑步,他们什么时候跑步,以及什么时候结束,这样,他就可以找到搭伴一起约定晨跑。除此,他还可以随时查阅自己跑步前、中、后时期的身体状况指数,而这些指数,是好人生在后台通过云端计算和分析推送的结果。另外,在好人生APP推送的信息中,还包括员工父母的血压指数和分析结果,好人生有一个云端血压仪,员工可以把它给自己的父母,当父母量血压的时候,基础数据就会自动上传到好人生的云端。

惊奇还不仅于此。假如该员工跑步时发现身体不适,他可以通过好人生的呼叫中心问询客服,好人生的客服都是资深医生或护士,他们会根据该员工的健康电子档案,给他电话解答,如果发现他体检资料不完备,会提醒他登陆好人生的健康一点通(HOTS)网上频道。去挑选体检菜单和机构,然后给予安排。如果该员工需要就医,也可以通过好人生优选服务供应商平台(V-PPO)或V 健康汇,选择国内或国际优秀的医院就诊。在整个过程中,好人生不仅提供身体健康的服务,而且还有员工身心健康风险管理计划(H-EAP)。汤子欧认为,健康问题的一半和心理有关,其公司提供的“整合式健康风险管理”横跨生理和心理两个学科领域的“整合干预”,而这在中国独一无二。

从对该企业员工的健康服务上,可以看到,好人生的健康风险管理形成了360度的关怀,并形成一个环环相扣的管理系统。

截止去年底,好人生用5年时间,把用户从零做到了100万,现在正在资本推动下谋求上市,其快速成长的秘诀是,在进入市场之前,首先是把大量时间和心思用在考虑战略如何为顾客、为行业创造价值,其次是环环相扣的寻找和开发出顾客(患者)的需求“空地”,最后才是形成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原文链接:http://www.firsteap.com/detail.do?id=1296&showjia=1&channel=0&type=0